业务知识库

趣头条闯关青春期

点击量:   时间:2019-09-29 04:57

  

d98467289b6cc309016993bef6872968 (1).jpg

  9月下旬的上海已有一丝凉意,坐落在张江的趣头条总部,200多人挤满会议室,北京、天津、芜湖的办公区多地连线,等待CEO谭思亮出现。

  这是趣头条两周一次的OPEN DAY,CEO谭思亮和核心高管从不缺席。

  9月11日这天有些特殊,“趣头条大换血、多位中层管理者离职、大规模裁员”的传闻正在发酵。

  在场的人或多或少都带着几分疑惑,关于裁员、关于现金流,他们在等待一个答案。

  身为互联网老兵的谭思亮,对于传闻并不在意,但他不免担心,“公司招聘会受影响,外部的人不一定完全理解内部的变化。员工可能会有不安全感,影响士气。”

  一开场,谭思亮直接回应,绝对没有(裁员)。他坦陈,互联网的变化一直有,去年年中推出大中台战略后,公司架构没有再发生剧烈变化,但在业务层面会继续调整,为了让每个员工更fit自己的岗位。

  趣头条对变化从不陌生。如果要细数趣头条的成长轨迹,不是用年份,而是用月份,甚至是天数。站上风口,一切都被按下了加速键,身不由己。

  27个月登上纳斯达克,比拼多多还要快七个月;撞上十年一遇的经济周期,股价经历了大涨和大跌,甚至被打上“妖股”的标签。三年多的时间,这家公司走过了巨头十年的路。

  但也埋下了危险的信号,上市一周年的时间点爆出多位中层管理者离职,组织建设面临大考。“互联网的竞争是激烈的,不进则退。人才不升级,组织不升级,怎么去迎接挑战?”趣头条CHO Pony直言,“团队需要一群‘要性’很强的人,保持很想要的状态。”

  他还透露,在谭思亮今年OKR的两个O中,一个是业务发展,另一个就是人才组织建设。在趣头条的内部,一场大刀阔斧的人才变革正在进行,「蓝洞商业」深度专访了这场人才风暴的亲历者,试图还原一个真实的故事切面。

  所有人都清楚,当今的互联网大潮中,已经没有绝对的安全区,小巨头只有不断走出舒适区,才能活下去。可以说,这是趣头条的故事,也是时代裹挟下小巨头的生存图鉴。

  危机来了

  从上海张江到美国纳斯达克,趣头条只用了27个月。

  趣头条的成功路径无需赘述:瞄准三四线及以下城市人群,被贴上“资讯界拼多多”的标签,通过“阅读赚金币”的积分模式和“收徒”模式裂变,通过补贴沉淀下过亿的用户。

  2018年9月14日,这支代码为“QTT”的股票发行价7美元,开盘价9.1美元,盘中上涨一度超过190%,历经五次熔断,最终收盘价落在15.97美元,涨幅128%。在此之前,中概股从未有过5次熔断。

  最新的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,其日活用户3870万,月活用户1.19亿,日人均使用时长60分钟。

  但是,危机的火苗已经在滋滋冒烟。趣头条的股价坐上过山车,从最高点20.39美元下跌到3.9美元,市值徘徊在11亿美元。趣头条APP的DAU级的增速也趋缓,随之发生的还有频繁的人事变动。

  趣头条到底发生了什么?

  两年半时间,团队从10来个人扩充到2000多人,人数翻了200倍。“太快了。”趣头条内部人士对蓝洞商业表示,发展期的业务需要有人干,所以招聘时对人才的选拔标准设得并不算高,导致人才密度并没有随着人数增加而提升。

  总部设在上海,也是招人的大难题。有一阵子,Pony经常当天往返北京,就在火车站附近面试两三个人,晚上回上海。“甚至还被当成是骗子公司。”

  “招人困难的时候,不免会招到一些凑合的人。”一位内部管理者说。

  上市时,公司人数涨到1000人,但人数在增加,效率却在下降。例如,技术团队20人的时候,产品新功能上线不到5天,后来200多人,15天都搞不完。这说明管理者的水平没有提升,目标并不清晰,需要优化组织架构。

  “我们盘点后发现,大家都存在一些能力上的缺失,包括中高层管理者。公司大了,沟通成本增加,公司文化稀释,这在巨头公司也都存在。”Pony分析称。

  为此,趣头条内部设置了一套“亮牌机制”,首先是沟通,第一次沟通后提出改进计划;如果没有做出改变,第二次沟通会被亮黄牌预警;第三次就会亮出红牌。


  • 听陕西丨新闻早读 西安至塔什干直飞航线

    听陕西丨新闻早读 西安至塔什干直飞航线

  • 2019情感体验与宜人性设计国际会议在西安

    2019情感体验与宜人性设计国际会议在西安

  • 西安多部门严打住房租赁“黑中介”

    西安多部门严打住房租赁“黑中介”

  • 家政业薪资整体上涨 西安平均月薪超50

    家政业薪资整体上涨 西安平均月薪超50

  • 南充文旅推介会走进西北 “南充之美”闪

    南充文旅推介会走进西北 “南充之美”闪